为灭螨害 她和带菌小虫成了忘年交 _地胆头炖猪月展网 

<sub id="cJSkt37880"><dfn id="37Shz54176"></dfn></sub>

<address id="mDuph76035"><listing id="bXI1m87205"></listing></address>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千城联播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日报 > 网络文化 >

为灭螨害 她和带菌小虫成了忘年交

点击:14965
 www.dogw.com.cn 

张艳璇在棉花地查看虫害发生情况林雄摄

  爱国情 奋斗者

  拿起一个瓶子,轻轻打开盖子,一群细小的捕食螨随即爬了出来,福建省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张艳璇一边细心地将这些“小家伙”放在茶叶上,一边耐心地指导茶农学技术。

  前不久,张艳璇刚刚捧得2018年度福建省科学技术奖“科学技术重大贡献奖”的奖杯。没顾上跟周围人分享获奖的喜悦,她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到工作中。“得奖只说明过去,未来我要干的,还有很多。”她笑着对科技日报记者说。

  35年来,张艳璇全身心投入到农业螨类基础研究以及捕食螨相关产品的研发工作中,为推进我国农作物生物防治工作及农作物产业化作出了突出贡献。

  立志改变农民生产困境

  1975年,年少的张艳璇被派到福州农村插队,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生活。

  “4年的知青岁月不仅让我感受到农民的朴实、善良,也让我体会到虫害让农民辛劳都打水漂的辛酸。”回想起当年辛苦种出来的庄稼被害虫毁掉的一幕幕,张艳璇至今痛心疾首,“从那时起,我就想做一个农业方面的专家,‘制服’虫害”。

  一心想改变农民生产困境的张艳璇,在恢复高考后,考入福建省一所农业院校的农学系。之后,她因学习成绩优异、科研成果突出,被日本北海道大学破格录取为博士研究生,并获得全额奖学金。从那时起,她便走上了和螨类害虫的“斗争”之路。

  螨类害虫身形微小,但其抗逆性强、繁殖速度快、研究难度大。我国是世界上受螨害侵袭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每年约40%的农药都用于治螨。张艳璇告诉记者,其中,茶叶、棉花、柑橘、苹果等作物每年要打4到15次化学农药,由于化学农药只作用于农作物叶子的表面,长期使用会渗透到土地,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同时影响作物的生长。

  但长久以来,由于缺乏科学种植技术和知识,农民主要沿用传统农药抗害方法,未探索出其他有效途径。“我每次下乡看到农民在烈日下一遍遍地在果园、农田里喷农药,我心里就不是滋味。这样做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还会污染土地。于是,我下定决心要研究出一种少打农药还可增产增收的好技术!”张艳璇说。

  那么如何对抗“顽固”的害螨?张艳璇将目光转向了它们的自然天敌——捕食螨。“如果说害螨是老鼠,那捕食螨就是猫,它们具有主动跟踪、搜捕害螨的能力,能把隐藏在树缝、叶芽、茎内的害螨一扫而光,采用生物防治手段,达到‘以螨治螨’的效果。”张艳璇说。

  自1997年从英国引进捕食螨“家族成员”之一——胡瓜钝绥螨起,这些“小东西”就成了张艳璇亲密无间的“伙伴”。在她的悉心“养育”下,这些捕食螨既不咬人,也不吃农作物,还能捕食红蜘蛛等害螨,为国内有效治理害螨提供了一个优良天敌品种。

  助力工业化量产捕食螨

  回想起刚开始“养育”捕食螨的那段日子,张艳璇至今感慨万千。“捕食螨虽然对消灭害螨成效显著,但其也十分难被驯养,全世界能实现规模化生产的捕食螨品种不足20种。当时,我国捕食螨的工业化生产技术迟迟未得到突破,农民用不上这种低成本、高产出的技术,就只能沿用传统方法。”她说。

  传统养殖捕食螨的方法,是利用花粉或种植作物繁殖捕食螨。这种方式不仅生产成本高、耗时长,而且由于花粉、植物叶片易腐烂,储存和运输捕食螨也成了问题。面对如此现状,张艳璇心急如焚,“但光着急没有用,得想办法解决问题,我一个人力量有限,那就走出去、寻求帮助”。

  于是,从1998年起,张艳璇开始了长达20年的求索历程。

  20载春秋,她走遍了我国20多个省、500个县市,经过成千上万次的调研和实验,在我国首次利用粮食加工下脚料,成功驯养出能生长在农田、果园中,并可捕食害螨的胡瓜钝绥螨,同时解决了产品包装、冷藏和运输捕食螨的技术难题。

  这些养殖和存储技术的相继问世,解决了我国“以螨治螨”技术在应用过程中出现的瓶颈问题,借此我国终于实现了工业化生产捕食螨,结束了不能生产捕食螨的历史。

  研发出技术只是第一步,还有更艰难的任务等着张艳璇。在实际应用中,张艳璇发现,她研制出的新品种捕食螨,只能消灭红蜘蛛和锈壁虱等害螨,但对其他害虫却无能为力。这使得部分农民不得不再使用农药除害,进而削弱了生物防治的效果。

  为突破这一瓶颈,2012年,张艳璇提出了“一箭双雕”的解决方案:让人工生产的捕食螨携带虫生真菌,它们在四处游走捕食害螨时,就能感染并杀死其他害虫。

  常年坚持拄拐上山调查

  “应用是农业科学研究与技术研发的归宿。”科研与生产紧密结合是张艳璇一直以来工作的宗旨。

  “我们在基层工作,能直接收到技术应用效果的反馈。农民兄弟就看技术使用结果,如果不能解决问题,哪怕专家说得天花乱坠,群众还是不买账。”张艳璇感慨道,一开始,她采取传统的“保姆式”推广方法,把捕食螨送给农民,但农民或是提出补贴要求,或是干脆把产品一丢了之,这让她“一度很受刺激”。

  老路不通,张艳璇决定探索新方法,即通过市场化运作推广技术。2005年,她自筹资金,自学有关公司管理的知识,在福建省农业科学院的大力支持下,自己创办公司,设立风险补偿机制,推动“以螨治螨”技术市场化。“当时,我向农民承诺,如果用了技术无效,我们就赔款。同时,我们还向农民无偿提供综合防治技术咨询及配套服务。”她说。

  通过市场化运作方式,这项技术不仅在南方果树上“生根发芽”,也在西北棉田里“开花结果”。从2008年2月起,张艳璇“培育”的捕食螨开始走出国门,出口到荷兰、德国等国。同时,张艳璇从技术角度着手,不断降低生产成本,建起年产8000亿只的全国第一个规范化、产业化捕食螨生产基地。

  35年来,张艳璇坐过拖拉机,住过牛棚、马厩,还有一次雨后不小心从岩石上摔坏了股骨,这成了日后常年困扰她的顽疾。

  十多年来,下田时为止住股骨痛,她不得不靠吃“芬必得”度日。但即便如此,她仍常年坚持拄拐上山调查,手把手地指导五万余户农民学技术。张艳璇笑称,这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从1998年到2018年,“以螨治螨”生物技术在我国32个省柑橘、棉花、板栗、茶、蔬菜、苹果等产区推广4007万亩次,提高上述产区农产品售价5%到15%,年减少农药使用量40%到60%、培训农民8.43万人次,相关技术团队与中央电视台合作拍摄科教片6部。

  如今,临近退休的张艳璇每天仍是忙个不停,但她却乐此不疲。“我很幸运,能面向国家需要,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未来,我将继续努力,让成千上万的人吃上无农残的食品,研发出新技术以减少农药对环境的污染。”她说。

  本报记者 谢开飞 通讯员 林 雄

【编辑:陈海峰】
http://www.dogw.com.cn
顶一下
(34114)
踩一下
(43660)
------分隔线----------------------------
------分隔线----------------------------
热点内容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总编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sub id="NIkYN89970"><dfn id="bAGPe40750"></dfn></sub>

<address id="ceSgy88958"><listing id="1lF1x53252"></listing></address>